第63章自作孽,不可活(1/6)  穿成气运之子的死对头

    大公主心里一个格挡,一挥手,下人们自动退了出去。



    “出了点状况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牧慈把在李信府里的事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。



    屋子里一时之间有些寂静,就连大公主也有些被突如其来的事情给愣住了。



    她缓过神来后,直接拍了拍桌子,怒不可遏。



    “这、这简直就是败类,一定要严惩不贷。”



    牧慈很是赞同,“放心好了,他马上就会遭到报应了,现如今先带我去看看驸马爷,你也不用担心,他今夜就能醒来,不过为了防止和李信这人扯上关系,我建议还是先按住消息,等过几日在放出来。”



    牧慈倒也不怕其他人去查,就是觉得人的想象力还是很强大的。



    驸马爷是和李信一同狩猎时昏迷不醒的,现如今,李信又被曝出密室里关押着多名男子以及有虐男的怪癖。



    到最后把两人扯上关系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

    现如今,牧慈在她眼里就是神仙,她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,断然不会反驳,更何况,这事这样做更好。



    几人很快就到了屋子里。



    三位阁主还守在一旁,有些昏昏欲睡。



    见牧慈来了,立马身子一抖,恢复了精气神。



    “你们先下去休息,这里交给我并好。”牧慈看着三人,语气缓和了不少。



    三人立马摇了摇头。



    他们等在这里就是为了见识一下牧慈的医术,启能说走并走。



    牧慈一眼就看穿了几人的心思,抽了抽嘴角,无奈之下,只好拿出银针随意的给驸马爷扎了几针。



    其余人只看见她扎针。



    但沈肆年却能看见从她指尖里源源不断涌入他身体里的灵力。



    眸光微微一闪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,金色的光芒若隐若现。



    此刻,牧慈真全神贯注的补着驸马爷身上的气运,所以并未注意到一旁的异常。



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他失去的气运并被牧慈全部给补了回来。



    今夜她弄死那个丑东西后,被它吸去的气运全部来到了牧慈这里。



    里面有无数人的气运,牧慈原本想把他们物归原主,可一查才发现,那些被吸走气运之人,除了驸马爷外都已经死了。



    她只好留着这些气运,日后送给需要的人。



    宇文慎的脸色慢慢的红润起来,呼吸也逐渐顺畅。



    三人瞪大,眼里冒着亮光死死的盯着牧慈手里的银针。



    师傅真的是太太太强大啦。



    牧慈收回银针,退到一旁,“好了,一会就能醒过来。”说着秀气的打了一个哈欠。



    沈肆年直接把人抱在了怀里,对着大公主点了点头,并直接离开了。



    大公主喜极而泣,整颗心思都在宇文慎身上。



    失而复得的喜悦。



    原以为要天人永隔,现如今,又好好的躺在这里,就如同梦一般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

    李信的事就直接传遍了整个京城。



    此事,沈肆年并未出面,而是交给了大理寺卿,大理寺卿说昨夜有人向他府里匿名举报。



    事情究竟如何发现的,众人已经全然不关心了。



    现如今,都在吵嚷着让李信去死。



    囚禁折磨人,其实在大户人家已经司空见惯了。



    可这件事,就在于,他囚禁的还是男子。



    几个男人,这成何体统。



    就连皇帝想包庇他,也包庇不了,于是,直接圣旨一下,贬出京城,去一个千里之外的艰苦之地做县官。



    李信成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人,刚成新科状元不久就直接被贬的人。



    大街上,人群拥挤,四周吵吵嚷嚷。



    李信坐在马车里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墨汁来。外面不堪入耳的声音此起彼伏,他握紧拳头,有多久他没有遭受这样的欺辱了。



    若换做平时,早已经让人把这些贱民的舌头拔了,剁碎去喂狗。



    而现如今呢,只能屈辱的窝在这里。



    好不容易出了城门,四周的声音渐渐地没了。



    他掀开帘子,对着窗子外的人怒吼道,“怎么还没有消息?”



    “大人放心,派出去的都是府里的高手,要他们几人的性命很简单,现如今,恐怕是被什么事拖住了。”



    李信不言一语,冷哼一声收回了视线。



    他们以为,自己走了,他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。



    简直就是做梦。



    他要这几人生不如死。



    想起昨晚的事,他皱了皱眉头。



    为何好好的女人变成了男子?



    如果是女人,他也不至于被贬出京城。



    还有,大师怎么一直都没有动静?

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百思不得其解,心里微微有些忐忑。



    就在这时,马车突然停了下来。



    四周寂静无声,他的心突然跳得很快,刷的拉开帘子往外看去,只见不远处,站着一名女子。



    女子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