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荆州不知我 三路攻幽州(1/6)  即鹿

    也不能说是雪,准确点说,是雨夹雪。

    如果只雪的话,天气或许还不会这般寒冷,雨水湿润,打湿了空气,风也就变得更加寒凉,吹在身上,如似刀割。冬雨,夹着点点雪粒,仿佛银丝,又若撒盐,挥挥洒洒地飘落下来。早晨起开始的这场雨夹雪,下到傍晚时分,征西将军府的庭院,已被淋得满是湿漉。

    站在堂门口,朝外看去,阴沉的暮光下,院中的花草、树木,沉默地为雨雪笼罩,不闻其它声响,只有雨雪打在它们枝叶上的沙沙悄音;两侧官廨,盖着瓦片的屋顶亦都已被淋湿,且因与院中时有吏员来往行走不同,一天下来,雪粒并已把屋顶覆盖出了一层淡淡的白色。

    寒风入怀,莘迩微微觉冷,掩了下大氅,把袖中用来取暖的捧炉提出,双手握住,转回堂内。

    张龟、高充、宋翩等人於堂中坐着。

    莘迩坐回榻上,问诸人说道:“桓荆州的来书,卿等看完了么?”

    宋翩是最后一个看的,他还没看完,但闻了莘迩此问,便就不再看,慌声答道:“回明公,看完了。”下榻来,恭谨地把桓蒙来书还放到莘迩案上,退回己榻坐下。

    莘迩瞧了瞧那桓蒙的来书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以为桓荆州知我,却桓荆州不知我!”

    高充问道:“明公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我助他取梁州,是因为看在他与我是盟友的份上,岂是会图回报者耶?他今来书,愿送梓潼、涪阳两县与我,以谢我相助之情,端得是小看了我!不知我也!”

    张龟、高充顾视一眼,两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高充说道:“闻明公话意,是不欲与桓荆州换县?”

    “梓潼、涪阳两县的确是要比巴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