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本公先见明 吃个哑巴亏(1/6)  即鹿

    饶以桓蒙的见多识广,——想以他而今的地位、名望,江左的各色士人,他还有哪个,或言之哪类没有见过?却闻了程勋此话,亦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桓蒙心道:“程勋生长北地,后奔逃回唐,其人浸染胡风,轻於廉耻,我早闻他贪暴卑劣,果不其然。”

    江左的士人不管怎么说,大多还是顾及自己、家族的名誉的,贪财聚敛、乐生怕死是一回事,光明正大的说出来,不顾脸面地说些无耻之语是另一回事,而这程勋从小在慕容鲜卑统治下的北地长大,却是深受重利益、看实质之此胡风的影响,因此,该低头时绝不逞强。

    毕竟程勋是宗室,而且又已这般服软,听了他这话,桓蒙便就也没用再多说,只是顺着他的话风,抚须笑道:“如此,那我就多谢你了。你的家訾着实丰裕,送这么多钱货给我,我不好不作些答礼,……程君,你就暂且先在我江陵住下罢。”

    “在江陵住下?”

    桓蒙笑道:“足下既有雅兴泛舟缘江,出梁远游,光临鄙地,加以足下又赠家訾与我,以充我荆军实,於情於理,我都得好生地款待一下足下。足下就在我江陵踏实住下,等朝廷再下诏命,任了新的梁州刺史后,足下再还建康不迟。”

    程勋听懂了桓蒙话中潜含的意思。

    意思有两层。

    首先,他这个梁州刺史是干不成了,桓蒙将会上表举荐新的梁州刺史。

    其次,桓蒙不确定他的上表举荐,朝廷会不会同意,刚好程勋自送上门,於是他便作出了把程勋先给扣留下来这个决定,要是朝廷居然真的不同意他的表举,那他就拿程勋作些什么文章,以与朝廷抗衡,最终逼迫朝廷不得不接受他的举荐。

    程勋心思转动,嘴上不停,伏拜地上,大声说道:“督公的吩咐,在下岂敢不听?那在下就在江陵踏实住下了!”迟疑说道,“只是督公言‘等朝廷再任梁州刺史’,在下愚钝,却是以为有个难处。”

    桓蒙瞧他眼,问道:“是何难处?”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