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不战取三县 特来献督公(1/6)  即鹿

    眼前剑柄,手中提剑,阴洛文士,非陈如海之敌,若要杀他,自是不难,可总不能真的杀了他吧?彼此结交定下的情义是一,杀了之后如何收拾与汉中、张景威的关系是其二,更要紧的是,阴洛和张景威后头站着的是莘迩,是整个定西,会不会造成两边反目?这个责任,陈如海担不起。他提着剑,於阴洛诚恳的目光中,在帐中立了会儿,再跺了跺脚,说道:“今日吾知君何人矣!”转身乃出。

    回到营中,所部兵马已然集结完毕,陈如海率之,绕过阴洛营,往去到秦昌县外。

    城头果是挂起了定西的旗帜,城门紧闭,城上汉中兵来回巡逻,守御森严。

    陈如海没带攻城器械,兼之城外阴洛营中还有部分汉中兵,如是硬着头皮攻城的话,他自度之,前为坚城,后为阴洛营中兵,铁定是无法把此城夺回来的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,他便也没在城下多停,接收下阴洛营中兵押解送来的三二百守卒俘虏,离了秦昌,径沿宕渠水而下,行二百里,到宕渠县下。

    宕渠县城的情形与秦昌县一模一样,挂着定西旗帜,城上巡逻着定西士兵。不过与秦昌县略不同的是,巡逻的定西士兵中不少是僚人、賨人。

    ——这些僚人、賨人,都是张景威在唐寿等县当地招募的。上次汉中之战,有几个僚人、賨人的头领被季和、吕明堆出去的金银、甲械吸引,叛了张景威,导致他营垒失守,但在击退吕明、季和部,回到梓潼以后,张景威如他所言,非但没有惩治这些反叛僚人、賨人的同族、同部落之人,还按出兵前的承诺,仍给以赏赐,由此却是一举收得了境内的賨、僚民心,应其募而从军者络绎不绝,是以现如今,张景威帐下的兵马里头,僚、賨兵士占了半数尚多。

    张景威不如阴洛厚脸皮,闻报陈如海兵马到至,他不好意思与陈如海相见,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