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主人(1/6)  武神纪元

    暂时需要他们的力量!



    听到苏逸辞的回答,旁边的楚云衣明显怔了一下。她倒是没想到,苏逸辞拒绝自己的帮忙的原因会是这个。



    要知道,不论是眼前的这六个人,还是另外那七口棺材中尚未苏醒的存在,都是非常不稳定的火山。一旦爆发,将会异常的危险。



    但苏逸辞却需要这样的危险,才能够去应对其他的危险。



    哪怕是帝圣级别的存在,在上天界都不能够时时刻刻的令自己处于安全的环境下。



    圣鎏宫一战,太霄峰一战,已经令苏逸辞清楚的意识道,就算是帝圣,同样也会被人威胁到存亡命运。



    而且,帝圣之路一旦开启,可以说就不能够停下来。



    自第一道帝劫之后,往后的每一个境界,都需要历经帝劫。



    每一道帝劫都面临着成功和失败两个结果,这两个结果都可能会改变苏逸辞的命运。



    所以,苏逸辞在自己实力不断强大的同时,身边更需要其他的助力。



    “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……”苏逸辞望着楚云衣那双干净的眼睛,“这次就算神道院不追究我的责任,我还需要用各种力量来保护自己,借助更多的力量去寻找亲人!”



    楚云衣轻咬着嘴唇,然后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都觉得苏逸辞“很忙”。



    是那种从未放松过的忙。



    从中天圣地开始,苏逸辞就一直在途中奔波,他心中似乎藏着很多的事情。也因此,苏逸辞在竭尽所能的让自己变的强大起来。



    巫毒女王那里带出来的十三口棺材,明明都是危险的存在,苏逸辞却需要用这种以后的危险来应对最近的危险。



    与其说是险棋,倒不如说是迫不得已。



    “唉!”楚云衣轻轻的叹了口气,“跟你相比较,我感觉我什么烦恼都没有……不过没关系,以后有什么事情,尽管找我,姐姐我罩着你!”



    楚云衣小有信心的拍了拍心口道。



    苏逸辞莞尔失笑。



    说实话,楚云衣是真的可爱。



    “好的,要是近期另外几座棺材盖又压不住了,我立刻找你帮忙。”苏逸辞笑道。



    “没问题,到时候我拉着你一起逃跑,要是逃不掉,让玄辰帮忙顶一下。”楚云衣回答道。



    “你们姐弟可真是相亲相爱!”

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主要是我太宠弟弟了。”



    一番闲聊,苏逸辞的心情也愉悦了不少,眉宇间的血气也逐渐散去。

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苏逸辞随口问道。



    “去监牢了……”楚云衣道。



    “嗯?”



    “那个邢霸父子好像是关押了很多青霄殿前任殿主的旧部,他们去帮青衣楼主去把被关押的人释放出来,我过来看看你,一会也去找他们。”

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苏逸辞点点头,“你去吧!我需要处理一下这边的事情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噢,那你自己别乱跑,等事情弄完,我们一起回神道院。”



    “嗯!”苏逸辞轻声应允。



    旋即,楚云衣小跑着先行离开。



    而,山脉那边的战斗也逐渐平息下来。



    “轰!”



    多方的强烈杀招对轰,造就的狂乱冲击波形如地爆天星般震撼八方。



    虽然梵叶帝女出手牵制泰厄兽皇,但烛龙将夜仍皆是以一敌二,独战飞鸢魔主和鬼手罗刹。



    一番激烈的搏杀,几人的身上都有损伤,可烛龙将夜显然伤势更重。



    “你们简直在玩火,今日我烛龙将夜就算是死,也要带走你们其中一个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嗤嗤!”



    血色雷霆在战斧中炸开,猩红的鲜血于指尖迸发,赤金色的神焰更为狂暴。



    感受到对方那股杀气,飞鸢魔主和罗刹各自郑重不少。



    但也就在这时,场外一道声音传入了战局。



    “适可而止吧!好不容易从万年岁月中复苏,又想要沉埋泥土吗?”



    这一句话,顿时就像是锋利的剪刀,直接划开了紧张的战局。



    五人目光一凛,纷纷扫向场外。



    说话者是一名身穿黑衣,且以黑布蒙头遮面的身影。



    对方气息隐匿的极好,甚至给人一种站在旁边都形如幽灵般的感觉。



    这人也正是刚开启的五口棺材中的第五个人。

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,你的名字,叫,刺!”梵叶帝女冷声说道。



    烛龙将夜,飞鸢魔主,泰厄兽皇,鬼手罗刹的眼神中溢出几分凛光。



    尽管都是从棺材中苏醒的存在,但眼前这个人,似乎并不熟悉。



    黑衣人只露出了一双眼睛,甚至连他的双手都带着皮质的黑色手套,其就像隐匿在黑暗中的存在,神秘,独特。



    “你是哪一个阵营的?”泰厄兽皇喉咙中发出深渊低吼般的声音。



    “我是哪个阵营的并不要紧,以我的战力,不是你的对手。”名为‘刺’的黑衣人回答道。



    泰厄兽皇扛起手中的铁锚,“说话太中听的人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说出你的身份即可……”



    黑衣人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,而是说道,“他就在附近!”



    “嗯?”



    几人眼神中的寒意更甚。



    黑衣人接着道,“刚才你们在战斗的时候,我尝试解开身上的魔纹咒术,发现这个魔咒的力量源自于一部非常古老的魔典。如果我没猜错,这部魔典应该是传说中的,《始界魔典》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

    此言一出,几人皆惊。

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”飞鸢魔主直接说道,“《始界魔典》在魔世已经消失很久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哼!”烛龙将夜冷笑一声,“魔世的咒术,现在你还觉得是我跟那小子勾结了吗?”



    飞鸢魔主眯起了眼角,不予作答。



    黑衣人当即抬手,示意几人停止交流。



    “哗!”

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一阵雾色的气尘掺杂着淡淡的血气涌入山脉之中。



    在那重重的雾影中,苏逸辞携带者王者般的威仪踏入六人的眼前。


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