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3章:谁知我心?(1/6)  超神大掌教

    看着何溪白,郭玉云冷笑道:“找到新对象了吧?”那些长得可以的,痴情的人,她就不相信会专一。



    “那你还真说错了,宋熙智基本每三天就会来一封信,从没有断续过,而且都是问你好不好,说一些有趣的事情,还问,能不能来看你。”何溪白跑进了房间,把拿一叠信拿了出来,扔在桌子一旁。



    真是把郭玉云吓了一跳,厚厚一叠呢,起码有十几封信,要不是那么多封信,她还不知道已过去了那么久,郭玉云放下了手中的筷子,说道:“从离开到现在,三天一封,从没有断过。”



    “对,基本是三天一封,从没有断续过,我都觉得心疼,还琢磨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

    郭玉云看向了何溪白,道:“什么,你觉得心疼,什么意思,你看上对方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看上有什么用,我是在想你对人家,没有一点意思,再这样下去,会不会让那傻小子越陷越深,最后无法自拔,要真是这样,还不如早点告诉他,你对他没有兴趣,让他死了这条心,这一阵子是我再替你写信的,可我又怕伤了他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”



    看着犯傻的何溪白,郭玉云打开了一封信,说道:“哇,这字很好看,这有王羲之的风范吧。”还没有看到内容,但那些字已很让人着迷,要不用心的雕刻,不可能写出这样的字的。



    何溪白无语了,摇着头,那丫头竟然还嘲笑,还有没有良心,说道:“都十几封信了,才知道人家写的字挺好看,估计也只有你做得出来。”



    郭玉云听得出来,对方是在替宋熙智打抱不平,不过她又想了想,也觉得自己挺可恶的,十几封信呢,喃喃的说道:“这得花多少的心思,才能把这些暧昧的内容写出来。”



    听了这话,何溪白真是替宋熙智伤心,说道:“要是他知道你说这些嘲笑的话,得多难过。”



    郭玉云还没有见到何溪白这样着急过,笑道:“放心吧,我会一封不落的把这些信看完,而且好好研究一下他的书法,也好好的学习一番。”



    “最好这样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代我给他的信中,没有说我喜欢他吧?”



    何溪白听了看过来,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这一阵子,可都是小心翼翼的回信,从不敢乱写,担心会伤到对方。



    郭玉云继续看那封信,说道:“他真的想来看我呢。”



    何溪白回答道:“不是一封信这么说,好几封信都说想来看你,可我没有得到你的同意,怎么可能答应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想答应吧,要不然你怎么可能不直接拒绝。”郭玉云说话的时候看着何溪白的眼睛,看看这丫头是不是对宋熙智有想法。

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,我想答应有什么用。”何溪白有些生气了。

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的喜欢他,我可以撮合你们的,这个包在我的身上。”



    何溪白听了生气极了,说道:“那家伙,真的很喜欢你,你不要伤害人家,会遭受到报应的。”



    看来对方确实生气了,郭玉云撅了撅嘴角,还真没有见过对方这般生气。



    何溪白直截了当的说:“哎,我是坚持不下去了,你要是不喜欢对方,还是直接跟对方说吧,我真不能写信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们聊得不是挺好的,我看不是一般。”



    “那是他认为,是你在和他聊,否则不可能搭理我的。”何溪白非常清楚这一点,又道:“是不能这样下去了,那年轻人会越陷越深的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怕自己遭到报应吧?”



    “对,我就不应该答应你,怎么去干这么不道德的事情。”何溪白真为宋熙智着急了,她是在抱打不平。



    郭玉云继续读下去,说道:“他说送我的花呢。”站起来。



    “你窗前的那些,不就是。”



    “都是他送的吗?”她发现多了很多花。



    “对,我才没有心思替你买花。”



    “他把我这里当成花店了,我该把一些送给姐姐才行。”



    何溪白呛了呛鼻孔,说道:“还是直截了当的告诉他,对他不感兴趣,让他死了这条心。”



    “别呀,怎么不感兴趣!”

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不会让我就这样一直下去吧,我要下地狱。要给天打雷劈的。”



    郭玉云见到何溪白着急起来,又觉得好玩,笑道:“劈的是你,不是我,没事的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以为自己没有责任是吗!”



    “这么能聊,每一封,就想一样,这得多用心,怎么能不感兴趣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不玩了,我得跟他说清楚,告诉他实情,这样下去,我受不了。”何溪白憋了很久,一直都在琢磨,什么时候抽身。



    郭玉云继续往下读,忽然说道:“让他来吧。”



    何溪白有些不敢相信,看过来,问道:“你让他过来找你,我没有听错?”



    “对,我让他来找我,现在听清楚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那到时候,你又想尽办法冷落他,把他交给我对吗?这事情,我可不干。”何溪白先是摇头,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年轻人。



    看来这丫头,对那年轻人,还是很关心的,笑道:“放心吧,是我让他来得,就不会故意折磨他,你真的以为我是个虐待狂吗!我不是,这样会遭受报应的。”



    何溪白呛了呛鼻孔,真的有些不敢相信,道:“怎么忽然就让人过来了。”有些想不通。



    郭玉云却另有所打算,她母亲这一阵子,在想尽办法,逼她找对象,那些陌生,流口水的,一上来就是生孩子的话,要不然拉出一堆大背景,烦都烦死了,和宋熙智,就没那么直接了。



    起码不会那么可恶,算是认识的,起码能够抵挡一阵子。



    见到郭玉云微微的笑着,何溪白一转,说道:“你是让人过来给你当挡箭牌吧。”



    郭玉云笑了笑,问道:“他不愿意当挡箭牌吗?”



    “太可恶了。”何溪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一下子转身出去。

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们这一段时间,都交流了什么,是不是把我穿的nei衣颜色都告诉了对方?”



    气得何溪白嚷道:“是呀,都说了。”



    郭玉云嘻嘻的笑着,继续看着那些信,还真别说,那些信件都是很认真的写成的,每一份,都五六张纸,每个字都是用真心写的,估计想把自己一天,所有事情都说一遍,差不多把上茅房的经过,也表达一番。



    真是没有想到,眨眼之间,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,还真的有耐心,多少有些感动,谁能不感动,要不问,还真不知道,都已经写那么多封信了。



    才知道时间过去的这么快,忽然感慨了起来,看来要和过去道别了,现在还能如何,一想到这,眼泪又涌出来,那记忆的片段,在脑海中飞驰。



    混沌的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